白色恐怖受难者蔡焜霖回首 好友判死是永远的痛

正文
白色恐怖受难者蔡焜霖回首 好友判死是永远的痛

白色恐怖受难者蔡焜霖今晚在台北国际书展进行短讲,分享他被送往绿岛服刑 10 年时,一同关押的难友蔡炳红因一张纸条被判死刑的过往,是他心中永远的痛。

蔡焜霖今天傍晚出席台北国际书展「在方寸之间,走读白色恐怖的青春故事」主题对谈,会中忆及他在 1950 年代适逢台湾白色恐怖时期,到绿岛服刑 10 年的青春岁月。

1930 年出生的蔡焜霖在 12 岁时考上台中一中,毕业后在镇公所担任办事员。因为高二时加入读书会,于是在 1950 年被以「参加非法组织与散发传单」罪名,判处 10 年徒刑,随即送往绿岛服刑。

蔡焜霖说,被抓之后先是拷打然后电击,辗转送往台北判刑,当时是以「参加非法组织」的罪状被判刑 10 年、褫夺公权 7 年,「 10 年,已经是当时最轻的刑罚了」,之后才被送往绿岛服刑。

「绿岛是很原始的地方没有水电, 1951 年我们是第一批送到绿岛服刑者,白天会到户外劳动,我反而在那样的环境下锻鍊了身心」,蔡焜霖解释,一起被关的人,很多是优秀且富正义感的知识分子或前辈,和他们朝夕相处的那段时间是身教、言教,「对我而言,算是很幸运的事,一种求之不得的机会」。

蔡焜霖觉得,在绿岛服刑时比出社会还轻鬆,「反正大家都被判罪了,只有认命」,服完刑后出社会,要面对的事情更多,那才是辛苦的开始。

蔡焜霖在关押时期,认识难友蔡炳红,两人成为好友常一起在山上与海滨歌唱。后来蔡炳红传递纸条写歌词鼓励台南同乡,该纸条却被管理者搜到。当局认为蔡炳红意图在狱中叛乱,这起事件就是「绿岛新生训导处再叛乱案」。

蔡焜霖表示,这起事件原本只让蔡炳红「原刑期执行完后再加感训 3 年」,之后上呈总统府改批「严予複审」,複审结果是同案 10 余人全被判死刑。

「这段过往直到现在仍常在午夜梦迴想起,当年在绿岛的好友们,是我心中的痛」,蔡焜霖说,除了台南师範学校毕业的蔡炳红当时才 18 岁,还有我台中一中学长杨俊隆、 17 岁新竹女中的高中女生,「当时我们是一群热爱读书又天真的年轻人,他们被判了死刑,其实我心里一直很痛」。

蔡焜霖提到, 2008 年北京奥运上那名小女孩唱的歌曲「歌唱祖国」,就是蔡炳红当年在纸条上所写的歌词。「我听到这首歌,心都在滴血,因为这些年轻人原本不用死,而这首歌的歌词是他们被判死的罪状之一,也是被判死刑的证据」,而这是他们的青春故事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

最近发表
内容甄选